问法期刊
我的位置: 问法网 >老人超市偷拿鸡蛋被拦猝死,家属竟将其告上法庭?

老人超市偷拿鸡蛋被拦猝死,家属竟将其告上法庭?

发布时间:2021-04-20 10:42 文章来源: 编辑:admin

问法网获悉,近日,老人偷鸡蛋被拦猝死家属索赔38万元被驳引发网友关注。2020年6月13日下午,江苏南通67岁的谷某在超市购物时,在口袋里放了两个鸡蛋未结账便欲离开,被工作人员阻拦后猝死。家属起诉超市索赔38万余元。法院审理认为工作人员的行为属于自助行为,驳回家属请求。原告不服,认为超市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和基本的救助义务上诉,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案情回顾:2020年6月13日下午3点多钟,一名身穿灰色衬衫、戴着眼睛的老年男性来到超市禽蛋区附近,他拿起塑料袋捡拾鸡蛋。下午3点17分,这位老人手里有了一个小动作,似乎拿了一点东西匆匆放进口袋里,这一切恰好被超市不远处一位员工看到了,但没有看清楚老人放进口袋里什么东西。过一会儿,老人拿着东西来到收银台准备结账离开超市,店员见状便将目睹情形告诉店长,但是老人只结清了购物袋里的东西。于是,店长和店员一前一后截住了老人,要求把东西拿出来结账,在争执过程中老人悄悄将口袋里的东西放回了筐里,而跟随他的超市员工没有觉察。忽然,老人身体向一侧倾斜,倒地抽搐,一店员拨打110报警电话,后来陆续有顾客对其施救,见老人没有什么反应,20分钟后才反应过来拨打120急救电话。十几分钟后,刚刚赶到的超市负责人和医务人员以及先前赶到的民警一起将老人送到最近的医院。经医院诊断,老人心肌梗死抢救无效死亡。在当地派出所老人家属要求超市方进行经济补偿,考虑到老人已经去世,超市方表示愿意对老人进行人道性的帮助,给予人民币2万元,但老人家属并不同意。过了几天,老人家属得知老人是希望维权才拿的鸡蛋(接到知情人士电话知晓老人辩驳话语含“前几天买的鸡蛋有坏的”),便以超市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将其告上法庭。一审法院认为,超市方阻拦老人的行为并未超出合理限度范围,老人病发突然,超市方也打了110、120电话,已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和基本的救助义务,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后原告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认为,超市员工拉扯老人的衣袖,制止不当行为的举措具有正当性,它与老张因藏匿鸡蛋未结账被追问而突发疾病倒地猝死,二者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鉴于老张倒地具有突发性,超市员工对老张的身体情况并不知情,工作人员在第一时间拨打110报警求助,符合一般公众的社会认知,具有合理性,认定超市方已经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下面就案涉法律问题进行研究分析:

第一,老人偷拿鸡蛋系不当得利,老人与超市之间因而产生法定之债。

在法律层面上,老人偷拿鸡蛋系不当得利。不当得利是指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其中,取得不当利益的人是受益人,是不当得利之债的债务人,负有返还不当得利的债务;财产受损失的人是受害人,是不当得利之债的债权人,享有请求受益人返还不当利益的债权。根据《民法典》第985条规定,得利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的,受损失的人可以请求得利人返还取得的利益,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为履行道德义务进行的给付;(二)债务到期之前的清偿;(三)明知无给付义务而进行的债务清偿。本案中,老人偷拿超市鸡蛋不存在法律上的根据,拿走超市鸡蛋系一方得利,超市损失两枚鸡蛋系一方受损,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此处暂不讨论老人偷偷放回鸡蛋之情形),且不存在例外之情形。因此,老人偷拿鸡蛋系不当得利,老人与超市方之间形成债法关系。

在道德层面上,老人偷拿鸡蛋的行为系“偷”,但由于价值过小尚不属于刑法上的盗窃罪。按照一般社会公众认知,未经物主同意则拿走物品则属于偷窃行为,但这不同于我国刑法所规定的盗窃罪。根据我国刑法第264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可知,刑法上盗窃行为需要满足一定的构成要件,而在本案中,老人偷拿的鸡蛋数额很小且不属于四种特殊情形,因此非法律层面上的盗窃行为。林肯曾说,法律是显露的道德,道德是隐藏的法律。之所以公众对老人的行为定性与法律术语存在重合,就在于社会调整的方式不仅仅只有法律一种,这也是我国实行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的动因。无论如何,法律万能论是要不得的。

值得注意的是,老人偷拿鸡蛋的动因并不影响其行为的性质。本案中,根据老人家属所述,老人偷拿鸡蛋系为维权(前几天买的鸡蛋有坏的)。要知道,维权须依照社会一般通行规则,不能我行我素,否则社会将无秩序可言。老人本可以通过携带坏了的鸡蛋找超市换好鸡蛋等方式进行合理维权,本可以避免这场不必要的争端,本可以再享受一下人间烟火天伦之乐。在此,小编诚恳提示大家,维权要讲究方式方法,切勿我行我素。

第二,超市员工阻止老人的行为与老人死亡的结果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在刑法层面上,阻止行为不是危害行为,是日常生活的拉扯。刑法上的行为,也称危害行为,是指行为主体实施的客观上侵犯法益的身体活动。本案中,通过超市视频和相关人员言词表述可知,超市员工试图阻止老人拿走鸡蛋的推搡行为并不属于刑法上的行为。即使发生了老人死亡的实害结果,也不存在所对应的危害行为。在老人家属角度上,老人性格要强,在公众场合遭遇此种情形系羞愤至死并不具有说服力:一是这远远低于社会一般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二是家属也不能提供直接证据加以证明,三是医院诊断结果系老人死因心肌梗塞。因此,超市方行为与老人死亡的结果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在民法层面上,阻止行为不是侵权行为,而是一种自助行为。首先,超市方不存在过错,超市员工未知老人将偷拿鸡蛋偷偷放回,在交涉过程中产生一定程度肢体接触的拉扯行为符合社会一般人的行为方式,不存在主观过错,因根据《民法典》第1165条规定,其行为不属于侵权行为;其次,超市员工负有妥善保管好超市财物的义务,在超市财物存在侵害之虞时,采取必要手段属于自助行为。根据《民法典》第1177条规定,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情况紧迫且不能及时获得国家机关保护,不立即采取措施将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在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必要范围内采取扣留侵权人的财物等合理措施;但是,应当立即请求有关国家机关处理。受害人采取的措施不当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超市员工没有采取不当措施,且及时拨打110报警电话,因而属于自助行为。

无论从何种角度看,超市员工阻止老人的行为都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老人家属将超市方诉诸法院的行为并不存在相应的请求权基础。

第三,超市方的救援滞后没有违反其安全保障义务,已尽基本救助义务。

何为安全保障义务?安全保障义务是指公共场所的管理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对进人其场所或者参与其活动的人所承担的保障其人身、财产安全的义务;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相关主体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财产损害的,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而其本质上是一种特殊主体所应承担的侵权责任。根据《民法典》第1198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组织者承担补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本案中,超市是否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存在两个争议焦点。第一,老人家属认为超市方没有配备专业的急救人员,而超市方作为商品买卖的场所,并不负有配备专业急救人员的义务。第二,超市员工没有采取所谓恰当的应对措施,导致老人错过黄金抢救期;在日常行为的拉扯过程中,老人倒地身亡的结果是小概率事件,虽然客观上店员的应对措施导致老人错过了黄金抢救时间,但在当时情境下店员的应对措施并无不当,单以事后人角度来评判其应对措施并不可取。

综上所述,本小编认为法院的裁判结果充分体现了法律的精神。古希腊先贤亚里士多德有云,要使事物合乎正义(公平),须有毫无偏私的权衡;法律恰恰正是这样一个中道的权衡。希望广大消费者能从中汲取教训,合法合理维权,共同维护社会秩序,实现每个你我他心中的公平正义。

快速提问
内容:
您还可以输入1500个字
推荐律师
李在珂

李在珂 律师

地区:北京-朝阳区

查看律师电话

咨询TA

问法网网站助手

关于问法网

法律咨询:4006064626

市场合作:4006064626

京ICP备09015944号-12

Copyright®200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5944号-1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46号 版权归北京法易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所有